黑鸽院 加入收藏  -  设为首页
您的位置:养鸽子网 > 信鸽赛事 > 正文
狗不以善吠为良,人不以善言为贤意思
狗不以善吠为良,人不以善言为贤意思
提示:

狗不以善吠为良,人不以善言为贤意思

“狗不以善吠为良,人不以善言为贤”的意思是:不能因为一只狗善叫就认为它是好狗,不能因为一个人能说会道就认为他是贤人。出自《庄子·杂篇·徐无鬼》。
原文节选:
是故生无爵,死无谥,实不聚,名不立,此之谓大人。狗不以善吠为良,人不以善言为贤,而况为大乎!夫为大不足以为大,而况为德乎!夫大备矣,莫若天地。然奚求焉,而大备矣!知大备者,无求,无失,无弃,不以物易己也。反己而不穷,循古而不摩,大人之诚!
赏析:
“徐无鬼”是开篇的人名,以人名作为篇名。全篇大体可分为十四个部分。
第一部分至“莫以真人之言謦吾君之侧乎”,写徐无鬼拜见魏武侯,用相马之术引发魏武侯的喜悦,借此讥讽诗、书、礼、乐的无用。
第二部分至“君将恶乎用夫偃兵哉”,继续写徐无鬼跟魏武侯的对话,指出当世国君的作法实质上是在害民,只有“应天地之情”,才真正是“社稷之福”。
第三部分至“称天师而退”,写黄帝出游于襄城之野,特向牧马小童问路,喻指为政者的迷乱。
第四部分至“终身不反悲夫”,批评事事“皆囿于物”的人。
第五部分至“未始离于岑而足以造于怨也”,写庄子和惠子的对话,指出天下并没有共同认可的是非标准,从而批评了各家“各是其所是”的态度。
第六部分至“吾无与言之矣”,写庄子对惠子的怀念。
第七部分至“则隰朋可”,写管仲和桓公的对话,借推荐隰朋阐述无为而治的主张。
第八部分告诫人们不应有所自恃。
第九部分至“其后而日远矣”,写南伯子綦对世人迷误的哀叹。
第十部分至“大人之诚”,提出“无求,无失,无弃”和“不以物易己”的观点,强调不用言语、返归无为的功效。
第十一部分至“然身食肉而终”,表述子綦游于天地不跟外物相违逆的生活旨趣。
第十二部分至“夫唯外乎贤者知之矣”,批判唐尧,指斥仁义是贪婪者的工具。
第十三部分至“于羊弃意”,批判三种不同的心态,提倡“无所甚亲”、“无所甚疏”的态度。
余下为第十四部分,为杂论,主要是阐明顺任自适的思想。

狗不以善吠为良,人不以善言为贤意思是什么?
提示:

狗不以善吠为良,人不以善言为贤意思是什么?

不能因为一只狗善叫就认为它是好狗;不能因为一个人能说会道就认为他是贤人。 出自《庄子·徐无鬼》。 意思是看一个人是否贤能,不能以他是否能说会道为依据,夸夸其谈的人不一定有才有德,看人关键要看他的行为,是否言行一致。 介绍: 全生保身,逍遥无为。全生保身是道家学说的中心问题,庄子对此作了系统的论述。他认为,人既不能表现得有用,又不能表现得完全无用,要“处乎材与不材之间”。更重要的是,要追求精神自由——逍遥无为。逍遥无为,是全生保身的最好形式或最高境界。

《庄子·徐无鬼》云:“狗不以善吠为良,人不以善言为贤。”请你从不同角度阐释这句话,然后选取其中一个
提示:

《庄子·徐无鬼》云:“狗不以善吠为良,人不以善言为贤。”请你从不同角度阐释这句话,然后选取其中一个

《庄子·徐无鬼》云:“狗不以善吠为良,人不以善言为贤。”这话道理虽深,言辞却浅,稍有学识的人,都能抓住这话的深意:狗不以善吠为良,以忠诚为良;人不以善言为贤,以实干为贤。但我想论的,不是深层的“忠诚”“实干”,恰恰是浅层的“善吠”、“善言”。 不能因为一只狗善叫就认为它是好狗;不能因为一个人能说会道就认为他是贤人。“听其言观其行”,了解一个人不能只看他的言论,还要考察他的行为。诸葛亮斩了失街亭的马谡后,想起刘备对马谡的评论,“言过其实,不可大用”,悔恨不已。 古人形容一个人善于说,谓之“妙语连珠,侃侃而谈,出口成章,口若悬河。”也有类似“咄咄逼人,牙尖嘴利”的挖苦。其实,善言之“善”绝非擅于言说那样简单,此善,是心中大美,是种伟大的人格。真正的贤人,既不以夸夸其谈博人眼球,亦不以遁入空门折煞世人,而当是收放自如,也不会憋成内伤。 一个夸夸其谈,巧舌如簧的人并不一定是内心真诚实在的人。这个世界有太多嘴皮子功夫了得的人,也有太多阿谀奉承的人,他们都能说会道,舌灿莲花,但往往就是这些人最令人不齿,害人不浅。 把话说好,说对,但不是花言巧语和阳奉阴违。虚伪和谄媚是一张通行证,走入了弱者领地,却放弃了自己的光明。身为领导应知:越是谄媚的下属,背叛你的时候越是决绝。 少说漂亮话,多做平凡事: 自古以来,人们对善言者的评论一向很高。古时候,能说会道的人被称为“辩士”,而现在,能言善辩的人被叫做“评论家、批评家”。然而,列宁同志就教育我们要“少说些漂亮话,多做些平凡事”。由此可见,语言上的花哨远比不上行动的重要。

《庄子.徐无鬼》云“狗不以善吠为良,人不以善言为贤”,请你从不同的角度阐释这
提示:

《庄子.徐无鬼》云“狗不以善吠为良,人不以善言为贤”,请你从不同的角度阐释这

此句原文为“狗不以善吠为良,人不以善言为贤,而况为大乎!”不可单独而看,断章取义往往难于理解。这句话在原文起比喻而承上启下扩展文意之用,故单独而言便略显偏颇。
前文的故事大意:孔子到了楚国,楚王宴请他,市南宜僚举酒祭神,请孔子发言,孔子却说:“我听说过不说话的言语了,但还未与人提起过,在这儿说说罢。市南宜僚玩着弹丸就解除了两家的危难,孙叔敖安寝而卧,手拿羽扇就使战争停止。我愿意多嘴么?”
市南宜僚、孙叔敖称为不言之道,孔子可称为不言之辩,所以德是总归于道的统一。言论停止于知识所不能达到的地方,就是最高境遇了。再而引申:大海不厌细流而成其大,圣人胸怀包容天下恩泽天地,却无利无名。此之谓“大人”。之后才说了“狗不以善吠为良,人不以善言为贤,而况为大乎!”这句,意为:狗不以叫得响亮为好,人不以能言善辩为贤,何况是成就大事呢!之后更进一步的解释了何为“大人”的心境,即“无求,无失,无弃,不以物易己”。
可见此句为衔接过渡文意之用,本身并无深切含义。若一定要深究,就今日而言,言辞美善的人比比皆是,而实则有实学者,心境清明者又能有几人。故要有真正广阔的追求,言辞美善又怎么能够称而为贤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