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鸽院 加入收藏  -  设为首页
您的位置:养鸽子网 > 信鸽 > 正文
中国十部顶级长篇小说
中国十部顶级长篇小说
提示:

中国十部顶级长篇小说

中国十部顶级长篇小说有:《平凡的世界》、《京华烟云》、《古船》、《芙蓉镇》、《白鹿原》、《骆驼祥子》、《倪焕之》、《钟鼓楼》、《长恨歌》、《受活》。 1、《平凡的世界》:《平凡的世界》是中国作家路遥,创作的一部全景式地表现中国当代城乡社会生活的百万字长篇小说。 2、《京华烟云》:《京华烟云》是林语堂旅居巴黎时,于1938年8月至1939年8月间用英文写就的长篇小说。 3、《古船》:《古船》是张炜的一部具有深厚历史和文化底蕴的小说。 4、《芙蓉镇》:《芙蓉镇》是古华1981年创作的小说,作者把自己二十几年来所熟悉的南方乡村里的人和事,囊括、浓缩进该书里。 5、《白鹿原》:《白鹿原》是作家陈忠实的代表作。 6、《骆驼祥子》:《骆驼祥子》是老舍的著名作品,笔下的祥子来自乡间,带着中国农村破败凋敝的大背景,也带着农民的质朴和固执。 7、《倪焕之》:《倪焕之》是现代作家叶圣陶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,1928年连载于当时的《教育杂志》上。 8、《钟鼓楼》:《钟鼓楼》是作者刘心武的第一部长篇小说,荣获第二届茅盾文学奖。 9、《长恨歌》:《长恨歌》是2003年08月南海出版公司出版的图书,作者是王安忆。 10、《受活》:《受活》是阎连科最著名的代表作,发表于2003年。

什么书是中国长篇第一小说?
提示:

什么书是中国长篇第一小说?

《水浒传》又名《忠义水浒传》、《江湖豪客传》。根据宋金元时期宋江起义的故事加工编成话本,200多年后,施耐庵根据话本、民间故事、戏曲写出中国第一部长篇白话小说《水浒传》,在我国白话文学的发展史上,具有里程碑的意义。《水浒传》对封建社会的一切,几乎都有涉及,医卜星相、勾栏瓦舍、吹拉弹唱等等,为我们提供了一幅北宋时期社会生活各方面的风俗画卷。 施耐庵在《水浒传》中塑造了一批聚集江湖、仗义行侠的绿林好汉的独特性格和各人被逼上梁山的成长道路。108个英雄好汉,每人有每人的语言,通过这些语言,人物的迥异性格被刻画得惟妙惟肖、栩栩如生。李逵的心粗胆大、率直忠诚,鲁达的粗中有细、仗义刚正,武松的勇武利落、心思精细,林冲的忍让,宋江的谦恭,吴用的足智多谋,通过他们的语言,无不让人如见其人,如闻其声。 全书大故事套小故事,长篇中孕含短篇,至今仍然影响着众多文艺作品。小说语言生动活泼,高潮迭起,可读性极强,是中国长篇侠义小说的鼻祖,明清侠义小说,以及当代武侠小说,都可以看到《水浒传》的影响。除了对文学的影响,《水浒传》的故事和人物涉入了许多艺术领域,500年来,各门类艺术家都对《水浒传》进行着一次次再创造,相关的曲艺、戏剧、电影、电视、绘画、雕塑已成为我们文化生活中巨大的内容。 《水浒传》是一部产生于元末明初的长篇小说。它生动而深刻地描写和反映了北宋末年一支以宋江为领袖、有众多英雄豪杰参加的农民起义队伍的可歌可泣的事迹。 这支队伍的参加者,绝大多数曾程度不同地遭受到封建统治阶级的各种各样的迫害。为了树起反抗的大旗,他们走到了一起,共同的目标把他们团结起来。他们开辟了根据地,建立军队。他们有严格的组织和严明的纪律。他们进行的是武装的斗争,而不是和平的、“合法的”斗争。他们的矛头所向,是地主恶霸,是贪官污吏,是封建官府,而不是某一特定的个人。《水浒传》着重剖析了农民起义的起因,它把王进和高俅的故事安排在正文的开端,紧接着叙述朱武、杨春、陈达被官司逼迫而上山落草,史进弃家逃亡的故事,然后又是鲁智深和镇关西郑屠的故事,林冲和高衙内、高俅的故事,这都不是偶然的。一方是压迫者,另一方是被压迫者,营垒分明。作者一开始就用艺术的手段触发了读者的爱憎,引导读者得出了结论:封建统治阶级是腐朽的、残暴的;乱由上作,官逼民反。在早先的《水浒传》的书名中,冠有“忠义”二字,这突出地体现了作者所要表达的重要思想。“义”是起义军团结的手段。作者提倡的一句话,“四海之内,皆兄弟也”,早已成为深入人心的处世格言。“忠”是梁山起义军所追求的另一个更大的目标。在起义军的决策者们(例如宋江、吴用等)的心目中,他们只反对朝廷和各级地方官僚机构中的奸臣、贪官污吏,而不反对皇帝。他们梦寐以求的,是尽忠报国,建功立业,封妻荫子,光宗耀祖。也就是说,对内惩贪官污吏,铲除奸臣,对外要立功于边陲。他们之所以会受朝廷的招安,原因即在于此。 作者写农民起义,不满足于写农民起义的一两个片段、插曲,而是将农民起义的全过程,从发生、发展到衰败、瓦解,全都收入笔底。作者的创作意图在于,形象地表现和反映历史上的一场农民起义从首至尾的全过程,总结经验和教训,让人们深入地思考。 如果说,《水浒传》是一篇农民起义的史诗,那么,应当更准确地说,它是一篇农民起义的悲壮的史诗。如果说,《水浒传》是一曲农民起义的颂歌,那么,应当更全面地说,它同时也是一曲农民起义的颂歌,那么,应当更全面地说,它同时也是一曲农民起义的挽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