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鸽院 加入收藏  -  设为首页
您的位置:养鸽子网 > 信鸽 > 正文
家属讲述南京女大学生被害案庭审,披露了哪些细节?
家属讲述南京女大学生被害案庭审,披露了哪些细节?
提示:

家属讲述南京女大学生被害案庭审,披露了哪些细节?

南京21岁的女大学生李某月被与其男友洪某合谋的张某光、曹某青诱骗至云南勐海县城郊外的山林中杀害并埋尸。1月28日上午8点半,南京女大学生被害案在云南西双版纳州中级人民法院开庭。28日晚,受害人父亲李胜称,庭审结束时,法院没有当庭宣判。在庭审中,洪某否认了检方指控的故意杀人罪和盗窃罪,表示张某光、曹某青的杀人行为与其无关,而张、曹二人则当庭表示认罪认罚。此外,李胜提到,在庭审中,张某光也作证,在看守所期间,洪某曾给他递纸条,让张某光与其一起坚决不认罪,但纸条被张某光当场交给看守所工作人员。检察官在最后的陈述中表示,洪某、张某光、曹某青三人在杀人案中都是主犯,但洪某是本案幕后的组织者、指挥者和资金提供者,洪某的作用大于张、曹二人。 南京女大学生在云南被杀害埋尸 男友成嫌疑人 刚毕业的女大学生李某月从南京居住的小区离开前往崐明,随后到达西双版纳。7月9日,李某月出现在云南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兴海检查站,此后电话关机、微信、QQ均无消息。联系女儿未果,李胜在女儿男友洪某的陪伴下报警。就在家人朋友寻找李某月期间,洪某曾在朋友中散布李某月拿走了他几万块钱,还故意跟他吵架借这个理由跑了。 勐海县警方通报,经缜密侦查,发现失联女大学生李某月的男友洪某(男,24岁,江苏南京人)等有重大作案嫌疑。8月3日,勐海警方会同南京警方在南京市将洪某、张某光(男,21岁,江苏宿迁人)、曹某青(男,20岁,江苏南京人)等犯罪嫌疑人抓获,并于当日在勐海县城郊外山林中找到了被掩埋的李某月尸体。警方初步查明,犯罪嫌疑人洪某与张某光、曹某青在南京合谋,张某光、曹某青前往勐海县于7月9日晚将李某月诱骗至该县城郊外的山林中杀害并埋尸。勐海县人民检察院通报,洪某涉嫌故意杀人罪、盗窃罪被批捕,曹某青、张某光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批捕。与上述三人同时被批捕的还有一位涉嫌盗窃罪的嫌疑人祁某强。 随后,该案曾被退回补充侦查。被害人父亲李胜也多次到云南询问案件进展和开庭时间,希望案子早日有结果,早日接女儿的遗体回家。女儿遇害对李胜一家而言是极大的打击,每逢过节或女儿的生日、妻子的生日,他都会在社交账号发帖怀念女儿。 本案今日开庭未当庭宣判 被害人男友洪某当庭否认故意杀人罪和盗窃罪,本案召开庭前会议,被害人父亲李胜提出希望庭审能进行直播,但未被采纳。此外,他把原本要求15万的民事赔偿降为10万元。他表示,他只希望被告人洪某被判死刑,为此,他本不想申请民事赔偿,为了获得旁听位置最后才提出民事赔偿,索赔不是他的目的。“等了一年多,希望能有个好结果,给在天堂的女儿一个交代。 ”南京女大学生被害案在云南西双版纳州中级人民法院开庭,直至28日19时许,庭审结束,但法院未当庭宣判。 李胜在庭审结束后称,洪某在庭审中当庭否认故意杀人罪和盗窃罪两个罪名,并表示张某光、曹某青二人的杀人行为与其无关,祁某强的盗窃行为也与其无关。而张某光、曹某青二人则当庭表示认罪、认罚。但在检察官在最后的陈述中表示,洪某、张某光、曹某青三人在杀人案中都是主犯,但洪某是本案幕后的组织者、指挥者和资金提供者,洪某的作用大于张、曹二人,洪某泯灭人性、无愧疚之心、无悔过之意,还犯有盗窃罪,应数罪并罚建议判处死刑。对此,李胜表示,对检方的公诉建议很满意。 被害人父亲:洪某在看守所曾给另一嫌疑人传纸条串供 无悔过之心 李胜说,洪某的控制欲很强,可能因为其女儿不想被其掌控,洪某才起了杀心。“祁某强原本是一位健身教练,他也提到,洪某让他去偷东西也是一种考核,他因为担心被报复,才对洪某言听计从。对于我女儿的杀害过程,他们在南京提前演练了四次,张某光在前,曹某青在后,预演时洪某扮演我女儿在中间,还商定了动手暗号,听到暗号就动手、录像。” 李胜提到,洪某曾国家安全局工作人员身份指挥张、曹二人参与杀害被害人李某月,而张、曹二人其实不认识李某月,其中曹某青案发前是一位辅警,两人只是因为想进国家安全局,把洪某的话当命令,坚决服从其命令,将参与杀人当成为执行任务。庭审中,曹某青称,洪某自称国安局工作人员,并许诺“执行任务”后可进国安局。张某光称,原本他们计划的作案地点是国外,但因疫情原因,最后没有出境。对此,洪某当庭表示,张、曹二人是成年人,他未对二人进行洗脑。 此外,李胜称,在庭审中,张某光也作证,在看守所期间,洪某曾给他递纸条,让张某光与其一起坚决不认罪,但纸条被张某光当场交给工作人员。这也成为洪某企图串供、无悔过之心的证据。“在庭审过程中,洪某感到愤怒时,可以看到他紧握拳手。” 李胜称,接下来他也不确定判决结果什么时候出来,应该不会留在云南过年。

南京女大学生被害案即将一审宣判,案件的始末是怎样的?
提示:

南京女大学生被害案即将一审宣判,案件的始末是怎样的?

南京女大学生被害案即将一审宣判,这位女大学生的名字叫做李倩月。她是在2020年的时候去世的,犯罪嫌疑人是她的男朋友和几个朋友。在将女孩骗到云南之后,将女孩杀害并且将尸体埋起来。相信这几位犯罪嫌疑人一定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惨重的代价。 在事件发生的几天之前,女孩和自己的男朋友爆发了一次激烈的争吵。但是几天过后这位女孩就失联了。父母特别担心女孩,于是向当地的警局报案,但是没有任何的结果。因为现在很多地方都有监控,大家能够通过监控了解一个人的去向。这位女孩在从南京一个小区离开之后,她的电话以及微信QQ基本上都已经失去了联系。无论怎么给她发信息,都得不到回应。女孩的父母找遍了女孩可能会去的地方,但是都没有看到女孩的踪迹。 现在这起事件得到了广泛的关注,她的男朋友绝对是脱不了干系的,千万不要想着在法律的漏洞。一定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相应的责任,同时这些犯罪嫌疑人现在已经被警方抓获了。大家也找到了女孩的尸体,因为女孩的年纪比较小,同时她从一所大学毕业。未来的发展一定一片光明,并且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。 大家很难想象女孩儿在生前遭遇了什么,因为在任何一些案件发生之后,警方从查证、移交检察院,这个过程都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。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年,父母是没有办法走出来的。他们也非常怀念女孩在自己身边的日子。根据相关的知情人表明,女孩的男友一直喜欢沾花惹草,看上去并不是一个好男人。他们的行为异常的恶劣,从来没有想过遵守法律。

南京女大学生被害案或涉案中案,案件的真相究竟是什么?
提示:

南京女大学生被害案或涉案中案,案件的真相究竟是什么?

引言:南京女大学生在去年被男友哄骗到云南,随后被残忍杀害,在时隔一年多目前案件终于有了新的进展,云南省中级人民法院将会开庭审理此案。这次南京女大学生被害案当中可能还涉及到案中案,也是引起网友非常大的关注,其中被害者的父亲认为这一年过得都非常的艰难,一直在等开庭的消息,实在是太煎熬了,而且因为这个女大学生是家中的独女,自从女儿被遇害后,母亲每天以泪洗面,甚至还得了抑郁症,而这位女生的父亲也一直为女儿的事奔波,希望为女儿的事讨回公道,但是这件案件的事情真相究竟是怎样的?官方目前并没有给到一个明确的说法,所以小编只能跟大家聊一下这件事情的起因。 女大学生被害案件 南京女大学生被害的日期是在2020年7月份左右,根据警方发布的监控表示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视频当中,是在男友居住的小区当中,后来这个女孩就失联了,家长也无法联系上,这个女大学生的家长就报了警,根据警方发布的案情通报,证实这个女大学生被害是在山林当中被发现的遗体。后来根据警察调查判定嫌疑人可能是女大学生的男朋友,同时这个男友的家长在事情发生之后多次联系女方的家长,希望进行和解和谅解,并且愿意赔偿百万。 这件案情涉及到什么 其实这件案情涉及到的方面其实是非常多的,因为根据警方发布的事实来看,是女大学生的男朋友形成一个犯罪团伙,其中还有另外两人对女性进行杀害,而且这个犯罪团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,所以这次事情发生应该是一次故意杀人罪,而且是需要承担全部罪行的,其中犯罪动机也没有明确表示出来。 总结 最后小编认为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,正义可能会迟到,但是永远不会出席,如果真的是女大学生的男友犯了罪,那么他就需要去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,是不可能有任何挽回余地的。

南京女大学生被害,牵出案中案,凶手的心理有多黑暗?
提示:

南京女大学生被害,牵出案中案,凶手的心理有多黑暗?

在7月7日的时候,相关法院对杀害南京女大学生的犯罪嫌疑人洪某宣布处以死刑,很多网友在看到这个判决之后,都表示大快人心,终于可以让这个女大学生的在天之灵得到安慰。据了解,这名被杀害的南京女大学生,在之前一直居住在男友洪某的家里。并且,洪某为了杀害这个女生,曾经还和另外两个人在自己的家里密谋过多次,在他们密谋的时候,这名女生就在隔壁的房间里。可想而知,一边和女生一起玩游戏,另一边又密谋着如何杀害她,真是令人细思极恐。 除了三人多次密谋之外,更令人感到心思极恐的是犯罪嫌疑人洪某和这名南京的女大学生,仅仅只认识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,就已经想要杀死对方,真的是令人非常震惊。可以看出,犯罪嫌疑人洪某的心理真的是如此歹毒,并且心狠手辣。 除了凶手多次密谋杀害自己的女友以外,在事情发生之后,经过调查,他还曾经密谋着想要杀害很多人,甚至对金店也有着抢砸的想法,牵出案中案。很多网友在看到这个消息之后,都纷纷的感到不可思议。在现在的法治社会下,还存在有这样一个恶魔,如果没有及时发现的话,很可能还会对更多的人受到伤害。 并且这个凶手在杀人之前,是有着缜密的想法,并且,还进行过多次的演练,来保证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。从这里可以看出,这个选手的心思是非常歹毒的,甚至比那些因为自己冲动,而犯罪的人要可怕的多。好在最后他得到了应有的惩罚,让逝者的在天之灵得到安慰。在法律下,没有任何坏人能够全身而退,等待他的只有法律的制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