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鸽院 加入收藏  -  设为首页
您的位置:养鸽子网 > 鸽子价格 > 正文
《汉书》研读402:萧望之传(四)
《汉书》研读402:萧望之传(四)
提示:

《汉书》研读402:萧望之传(四)

几个月后,汉元帝下诏书给御史大夫:“国家要兴盛,应该尊重师傅。原前将军萧望之教育我八年,用经学来教育引导我,他的功劳很大。赏赐萧望之关内侯爵位,食邑六百户,担任给事中之职,每月初一、十五朝拜,职位仅次于将军。”

汉元帝这时想倚重萧望之担任丞相,萧望之的儿子、散骑中郎萧伋上书申诉萧望之以前的冤屈,这事被交给有关部门审查。有关部门汇报说:“萧望之从前的罪过十分明白,不存在诬陷之事。但他却指使儿子上书申诉,引用表明自己无辜的《诗经》,有失大臣礼仪,属于对皇帝不敬,请示予以逮捕。”

弘恭和石显等人知道萧望之平时气节高尚,不肯屈服忍受侮辱,就建议说:“萧望之从前担任前将军辅佐国政,想排斥许、史两家,专权控制朝政。侥幸没被治罪,反被赐予爵位食邑,参与讨论国家政治。他不悔改过错思考承认罪行,还心怀怨恨,指使儿子上书,把过错归于皇帝,自以为凭着师傅的身份,终究不会被治罪。如果不让萧望之在牢狱中受些侮辱,堵塞他不满的心情,那么圣朝就无法再给他施以厚恩。”

汉元帝问:“萧太傅为人向来刚直,怎么肯接受官吏的审问呢?”石显等人说:“人的生命至关重要,萧望之所犯的罪,只是说错了话的小罪,一定不会让您担心的。”汉元帝批准了他们的报告。

石显等人把汉元帝的批复封好交给谒者,下令亲手交给萧望之,随后命令太常火速带领执金吾的骑兵飞驰前往包围萧望之的住宅。使者赶到后传讯萧望之,萧望之想自杀,他的夫人阻止了他,认为这不是汉元帝的旨意。

萧望之询问自己的门生朱云。朱云是一名爱好名节的士人,劝萧望之自杀。萧望之仰天长叹道:“我曾经担任过将相之职,年龄也已六十多岁了,年老被关进监狱,苟且偷生,不也太卑鄙丑陋了吗?”他喊着朱云的字说:“游,你去拿药来,我宁死也不愿受辱久留于人世!”萧望之饮下毒酒自杀。

汉帝听说这事后十分震惊,他拍着手叹气说:“先前我就怀疑他不肯被关进牢狱,结果真的杀了我的贤良老师!”当时太官刚刚端上午餐,汉元帝一把把饭食扒拉到旁边,为萧望之之死哭泣,悲痛之情感动了身边左右的侍从。

汉元帝立刻召来石显等人,以计划不周责问他们。他们都脱下帽子,装模作样谢罪,很长时间后这事才作罢。

萧望之有罪而死,有关部门请求废除他的爵位封邑,但汉元帝却下诏加恩,让长子萧伋继承关内侯爵位。

汉元帝追思萧望之不能忘怀,逢年过节就派使者祭祀萧望之的坟墓,整个汉元帝时代都是这样。

萧望之共有八个儿子,做到大官的有萧育、萧咸和萧由。







萧育字次君,他年少时因父亲做官担任太子庶子,汉元帝继位后担任郎官,因有病免职,后来担任御史。大将军王凤因为萧望之的名望和萧育才能突出,任命他为功曹,后升任谒者,担任出使匈奴的副校尉,后来出任茂陵县令。

在朝廷考核中,萧育名列第六,漆县县令郭舜排最后一名受到责备,萧育为他讲情。扶风发怒说:“你考核列第六名,自己才得以脱身,有什么功夫替同僚说情呢?”

等到考核完毕出场,传召茂陵县令萧育到后曹去,让他汇报任职期间的情况。萧育径直走出后曹,文书跟着拉住他,萧育按住佩刀说:“萧育我是杜陵的大丈夫,凭什么要到后曹呢!”说完急步走出,想弃官而去。

第二天早晨,汉元帝下诏把他召入,任命为司隶校尉。萧育经过扶风府门口,官员掾史几百人在车前拜见。后来因他因违背大将军的意图被旨免取职。

萧育后又复出,担任中郎将出使匈奴,历任冀州、青州两郡刺史、长水校尉、泰山太守,进京担任大鸿胪。因为鄂县有名的盗贼梁子政凭借山势为害一方,很久未能捉拿伏法,萧育出任右扶风几月后,就把梁子政一伙全部诛杀。他后来因为和定陵侯淳于长交往过密又被免职。

汉哀帝时期,南郡一带的长江水面上有很多盗贼,就封萧育为南郡太守。汉哀帝因为萧育是世宿名臣,派人用三公使用的车子接萧育入宫接受策命。

汉哀帝对萧育说:“南郡盗贼成群,危害百姓,朕非常担心这件事。因为太守你一向威望很高,所以委任你担任南郡太守。你到任之后,要一定为民除害,维护社会安定,不要拘泥于小节。”汉哀帝赏赐萧育黄金二十斤。

萧育到南郡后,盗贼很快都被消灭,他因病免职,又后被任命为光禄大夫、执金吾,在官位上享尽天年去世。

萧育为人威严勇猛,做官多次被免职,很少提升。他年少时和陈咸、朱博是好友,在当时都很有名。过去王阳和贡禹是好友,所以长安有句俗话说:“萧朱结绶,王贡弹冠”,这是说他们互相推荐从而显达。开始时萧育和陈咸都因为父亲位列公卿而闻名,陈咸最早入仕做官,十八岁时任左曹,二十多岁时任御史中丞。当时朱博还只是杜陵亭长,他受陈咸和萧育引荐,进入王氏门下。朱博后来担任刺史、郡守、国相,再后来担任九卿。朱博升任将军上卿,经历的官位比陈咸和萧育都多,一直做到丞相。萧育和朱博后来发生矛盾,没有善始善终,所以世人认为交朋友是件难事。

萧咸字住,担任丞相史,被举荐为秀才,出任好畤县县令,先后任淮阳、泗水内史、张掖、弘农、河东太守。他所到之处很有政绩,多次增加俸禄和赏赐黄金后来被免职。然后又担任越骑校尉、护军都尉、中郎将,出使匈奴,官至大司农,在官位上去世。

萧由字子骄,担任丞相西曹、卫将军掾,升任谒者,担任出使匈奴副校尉。后来被举荐贤良,出任定陶县县令,升任太原都尉,安定太守。他治理州郡有声望,很多人称赞和举荐他。

当初,汉哀帝在为定陶王时,萧由担任定陶县令,违背了定陶王的意思,很快就被罢免为普通百姓。汉哀帝去世后,萧由担任复土校尉、京辅左辅都尉,升任江夏太守。他因扫平长江上的盗贼成重等人立功,增加俸禄转任陈留太守。

汉平帝元始年间,朝廷修筑明堂和辟雍,召集诸侯王大举朝会,征召萧由担任大鸿胪,恰好他有病不能主持礼仪接待宾客,返回任原职,因病免职。后来萧由又出任中散大夫,在官位上去世。萧家做到两千石级别官员的有六七人。










黄其军

        作于2022年1月21日(古历辛丑年十二月十九)

萧望之传(三)

萧望之传(二)

萧望之传(一)

盖诸葛刘郑孙毋将何传(六)

盖诸葛刘郑孙毋将何传(五)

《汉书》卷七十八·萧望之传第四十八(2)
提示:

《汉书》卷七十八·萧望之传第四十八(2)

望之、强复对曰“先帝圣德,贤良在位,作宪垂法,为无穷之规,永惟边竟之不赡,故《金布令甲》曰边郡数被兵,离饥寒,夭绝天年,父子相失,令天下共给其费,固为军旅卒暴之事也。闻天汉四年,常使死罪人入五十万钱减死罪一等,豪强吏民请夺假貣,至为盗贼以赎罪。其后奸邪横暴,群盗并起,至攻城邑,杀郡守,充满山谷,吏不能禁,明诏遣绣衣使者以兴兵击之,诛者过半,然后衰止。愚以为此使死罪赎之败也,故曰不便”时,丞相魏相、御史大夫丙吉亦以为羌虏且破,转输略足相给,遂不施敞议。望之为左冯翊三年,京师称之,迁大鸿胪。

先是,乌孙昆弥翁归靡因长罗侯常惠上书,愿以汉外孙元贵靡为嗣,得复尚少主,结婚内附,畔去匈奴。诏下公卿议,望之以为:乌孙绝域,信其美言,万里结婚,非长策也。天子不听。神爵二年,遣长罗侯惠使送公主配元贵靡。未出塞,翁归靡死,其兄子狂王背约自立。惠从塞下上书,愿留少主敦煌郡。惠至乌孙,责以负约,因立元贵靡,还迎少主。诏下公卿议,望之复以为“不可。乌孙持两端,亡坚约,其效可见。前少主在乌孙四十馀年,恩爱不亲密,边境未以安,此已事之验也。今少主以元贵靡不得立而还,信无负於四夷,此中国之大福也。少主不止,繇役将兴,其原起此”天子从其议,征少主还。后乌孙虽分国两立,以元贵靡为大昆弥,汉遂不复与结婚。

三年,代丙吉为御史大夫。五凤中匈奴大乱,议者多曰匈奴为害日久,可因其坏乱举兵灭之。诏遣中朝大司马车骑将军韩增、诸吏富平侯张延寿、光禄勋杨恽、太仆戴长乐问望之计策,望之对曰“《春秋》恶士匄帅师侵齐,闻齐侯卒,引师而还,君子大其不伐丧,以为恩足以服孝子,谊足以动诸侯。前单于慕化乡善称弟,遣使请求和亲,海内欣然,夷狄莫不闻。未终奉约,不幸为贼臣所杀,今而伐之,是乘乱而幸灾也,彼必奔走远遁。不以义动兵,恐劳而无功。宜遣使者吊问,辅其微弱,救其灾患,四夷闻之,咸贵中国之仁义。如遂蒙恩得复其位,必称臣服从,此德之盛也”上从其议,后竟遣兵护辅呼韩邪单于定其国。

是时,大司农、中丞耿寿昌奏设常平仓,上善之,望之非寿昌。丞相丙吉年老,上重焉,望之又奏言“百姓或乏困,盗贼未止,二千石多材下不任职。三公非其人,则三光为之不明,今首岁日月少光,咎在臣等”上以望之意轻丞相,乃下侍中建章卫尉金安上、光禄勋杨恽、御史中丞王忠,并诘问望之。望之免冠置对,天子由是不说。

后丞相司直緐延寿奏“侍中谒者良使承制诏望之,望之再拜已。良与望之言,望之不起,因故下手,而谓御史曰良礼不备。故事丞相病,明日御史大夫辄问病。朝奏事会庭中,差居丞相后,丞相谢,大夫少进,揖。今丞相数病,望之不问病。会庭中,与丞相钧礼。时议事不合意,望之曰:侯年宁能父我邪。知御史有令不得擅使,望之多使守史自给车马,之杜陵护视家事。少史冠法冠,为妻先引,又使卖买,私所附益凡十万三千。案望之大臣,通经术,居九卿之右,本朝所仰,至不奉法自修,踞慢不逊攘,受所监臧二百五十以上,请逮捕系治”上於是策望之曰“有司奏君责使者礼,遇丞相亡礼,廉声不闻,敖慢不逊,亡以扶政,帅先百僚。君不深思,陷於兹秽,朕不忍致君於理,使光禄勋恽策诏,左迁君为太子太傅,授印。其上故印使者,便道之官。君其秉道明孝,正直是与,帅意亡愆,靡有后言”

望之既左迁,而黄霸代为御史大夫。数月间,丙吉薨,霸为丞相。霸薨,於定国复代焉。望之遂见废,不得相。为太傅,以《论语》、《礼服》授皇太子。

初,匈奴呼韩邪单于来朝,诏公卿议其仪,丞相霸、御史大夫定国议曰“圣王之制,施德行礼,先京师而后诸夏,先诸夏而后夷狄。《诗》云:率礼不越,遂视既发。相士烈烈,海外有截。陛下圣德充塞天地,光被四表,匈奴单于乡风慕化,奉珍朝贺,自古未之有也。其礼仪宜如诸侯王,位次在下”望之以为“单于非正朔所加,故称敌国,宜待以不臣之礼,位在诸侯王上。外夷稽首称藩,中国让而不臣,此则羁縻之谊,谦亨之福也。《书》曰戎狄荒服,言其来服,荒忽亡常。如使匈奴后嗣卒有鸟窜鼠伏,阙如朝享,不为畔臣。信让行乎蛮貉,福祚流於亡穷,万世之长策也”天子采之,下诏曰“盖闻五帝、三王教化所不施,不及以政。今匈奴单于称北藩,朝正朔,朕之不逮,德不能弘覆。其以客礼待之,令单于位在诸侯王上,赞谒称臣而不名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