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鸽院 加入收藏  -  设为首页
您的位置:养鸽子网 > 鸽业大全 > 正文
赵本三与宋丹丹演的小品《小崔说事》的台词
赵本三与宋丹丹演的小品《小崔说事》的台词
提示:

赵本三与宋丹丹演的小品《小崔说事》的台词

《小崔说事》台词 [白云]你别吃了。你说你这么会儿工夫你吃三盒儿了,你整得人家演播大厅到处都韭菜味儿。不爱跟你出来,你说,你这档次太低了。 唉!你记住啊,待会儿录节目的时候,你少说话,听见没?你别像搁铁岭台似的,啥实话都往外嘞,那多丢人哪,啊。你就看我对付他,行不?别吱声,行不?乖,啊。 唉!你说这小崔咋还不来呢?太不拿人当腕儿了!搁铁岭台人家等咱俩小时,这中央台得瑟的你说,这玩意…… [小崔]哎呀!对不起大家,对不起啊,来晚了,对不起。昨天晚上,没睡好觉,你知道吗。哎哟!大叔大妈都来了! [白云] 来了。 [小崔]您好啊,大妈。 [白云]啊,你好。 [小崔]您好,大叔…… [白云]哎呀,你赶紧开始吧,啊,俺们底下还俩栏目儿呢,啊,这都,出来一趟,这北京台、天津台,这都得给点儿面子。赶紧说你那开场白吧。快开始吧,啊。 [小崔]比我还熟呢。各位朋友,欢迎收看“小崔说事”…… [黑土]嗝! [小崔]六年前,我采访过一对儿来自东北的老夫老妻,那…… [黑土]嗝! [小崔]六年过去了,他们有什么变化呢?今…… [黑土]嗝! [小崔]我今……我 [黑土]好了。 [白云]呛风了,你接着吧,说你的。 [小崔]哎,我都不知道我说什么好了我都。 [白云]你说你这主持人当的,你这应变能力太差了,几个嗝儿就把你给打蒙了。这么的吧,你坐下,我先采访你几句儿。 [小崔]行。 [白云]怎么的小崔,六年没见,听说你抑郁了? [小崔]这事儿都传铁岭去了? [白云]好点儿没? [小崔]好多了! [白云]你就别装了,你跟你大叔大妈这你装啥玩意儿你这?都写你脸上了。 [黑土]是啊,过去你那张脸就哭笑不得的,现在跟紧急集合的似的。 [小崔]他们铁岭还这么夸人呢。 [白云](对黑土)拿礼物。(对小崔)过节了,给你带个纪念品,(黑土拿出饭盒递给白云)你这小辈儿的你说……(发现不对,对黑土)啥玩意儿这是,真是的你这人儿……(黑土收起饭盒,拿出书)相当有纪念意义。 [小崔]哎哟,大妈这《月子》都出版了。 [白云]看扉页。 [小崔]哎。 [白云]扉页。 [小崔]“谨以此书送给闹心的小崔,愿你看完此书……一觉不醒。白云大妈雅正。”谢谢! [白云]还有呢!还有呢!你拿……你给。(黑土拿出手绢) [小崔]哎哟,大叔!这不是那二人转的手绢吗? [黑土]看扉面儿。 [小崔]哦。“转一转,摇一摇,天天锻炼准睡着。黑土雅正。”谢谢大叔大妈,你看还给我带礼物,谢谢您。 [黑土]好几年没见了,你大妈就合计你说带点啥好给孩子……(看白云,回自己座位) [白云]哎呀,俺们呀,就是揪心你这没有觉啊。 [小崔]哎呀,大叔大妈还关心我这睡觉问题哈。你们二老睡眠质量怎么样? [黑土]我沾枕头就着,呼呼的。 [白云]没心没肺的人睡眠质量都高。 [小崔]是啊,像我这小心眼儿的才睡不着呢。 [白云]没说你。 [小崔]啊,大叔啊,您这六年快乐吗? [黑土]快乐!我天天唱二人转,跟十来个老娘们……(白云瞪黑土) [白云]他搞他的民间艺术,我整我的出版物。生活上俺们互相关心,事业上互相帮助,怎么跟你形容呢…… [黑土]凑合过呗,还能离咋的? [小崔]其实啊,我都听说了,大叔大妈感情上出了些问题。 [白云]绯闻,绝对的绯闻。没有新闻的领导不叫领导,没有绯闻的名人那算不得名人。做人难,做女人难…… [黑土]做一个名老女人……难。 [小崔](对观众)大家都看到了吧,这大叔是一肚子实话说不出来啊,幸亏我还准备了一招。(对白云、黑土)哎,咱换个方式,大叔大妈。我问大叔的时候大妈把这耳机戴上,问大妈的时候呢,大叔把这耳机戴上。好不好?听听音乐,放松放松。 [白云]给他扣上。 [小崔]来,戴上。 [黑土](戴上)哎呀呀(摘下),这声儿太大了! [白云]叫你扣上你扣上,你咋那么多话呢?嘿嘿,问吧,崔。 [小崔]哎,大妈,你们这次到北京时怎么来的? [白云]俺们……搭专机来的。 [小崔]那太贵了,那我们报不起。 [白云]不用报,都小钱儿,现在,有钱,瞅这穿的,相当有钱,嘿,太有钱了…… [小崔]您这是貂皮! [白云]错!貂绒。 [小崔]特别贵吧? [白云]不贵,四万。 [小崔]四万还不贵啊?大妈真舍得给自己花钱! [白云]女人嘛,对自己下手就要狠一点儿。 [小崔]那我再问问大叔? [白云]行。 [小崔]您听听音乐。 (白云摘下黑土耳机戴上) [白云]问你了,该你了。 [黑土]这声儿挺大的。 [小崔]大叔啊,听说你们这次到北京是搭专机来的? [黑土]啊,是搭拉砖拖拉机过来的。 [小崔]那得多冷啊。 [黑土]穿得多啊,这都扛风,你看她这衣服。 [小崔]大妈这衣服挺贵的吧? [黑土]老贵了!四十一天租的。 [小崔]租的?(对观众)怎么样?有效果吧?还得这么问。(对黑土)啊,我再问问大妈。您听听音乐。 [白云]这底下咋都笑呢?我看这里有事儿,你看我点儿手势。 [黑土]明白。 [白云]你问吧,崔。 [小崔]大妈,咱说说您这书吧。 [白云]书啊? [小崔]嗯。 [白云]说书那可有的说了。那……从哪儿说起呢?(做手势) [小崔]就从签字售书说起吧。 [白云]签字售书啊? [小崔]啊。 [白云]签字售书那天那家伙那场面那是相当大呀!那真是:锣鼓喧天,鞭炮齐鸣,红旗招展,人山人海呀。(做手势)那把我挤桌子底下去了,那一摞儿书都倒了。(蹲下) [小崔]噢。那我再问问大叔? [白云]行。问你,我那书、书。 [小崔]啊,大叔啊,大叔啊,大妈签字售书那天,您也在现场吧? [黑土]没签字售书啊。 [小崔]没有吗? [黑土]全白送的嘛!(重复白云的手势,以下均是) [小崔]那,大妈刚才说“人山人海”? [黑土]哎呀妈,一听说白送的全乡都去取书去了,回去全糊墙了,那家,是左一层右一层,左一层右一层,(做手势)后来,上厕所一看,(蹲下)还有这么厚一摞儿书呢。(二老击掌) [小崔]大妈,把耳机给我吧。 [白云]智商相当高。 [黑土]对。 [小崔]是这么回事啊,刚才呀,我问大叔大妈问的是同样的问题。 [白云]是! [小崔]可是你们俩回答呀…… [白云]嗯。 [小崔]一点儿不一样。啊,我戴上耳机听听音乐,你们自己对一对啊。 [白云]不,怎么的,你怎么说的?咱怎么来的? [黑土]坐拖拉机过来的。 [白云]我这衣服呢? [黑土]四十一天租的。 [白云]我那书呢? [黑土]我都按你那比划的,你不说全糊墙了吗,最后厕所还有看书啥的。 [白云]说了不让你啥实话都往外嘞,你咋记不住呢? [黑土]那你没办法,他那玩意儿给扣住了。这孩子学坏了呢!我说他两句儿去。小崔呀。 (小崔摘耳机) [黑土]你戴上。(竖拇指)你学坏了你呀,你这招儿太阴了!你不怪睡不着觉,心眼儿太多了你,该,啊! [小崔]啊,谢谢啊! [白云]他们主持人都这样儿!这么的吧,从现在开始你一声儿不许吱,一声儿都不吭,听见没,记住没?说话呀! [黑土]你不不让说话吗?! [白云]跟你合作太难了,你说,这辈子没有过默契!崔呀,摘了吧。 [小崔]哎(摘耳机)。 [白云]咱接着唠。 [小崔]好!那我就,再问大叔一个问题。 (黑土向小崔示意不能说话) [小崔]啊? [白云]嗯? [小崔]啊,怎么了大叔啊?(黑土捂着嘴) [白云]啊,他胃疼。说你胃疼呢。 (黑土捂肚子) [白云]这咋还下垂了呢? [黑土](捂着胃)胃在哪儿呢? [小崔]啊呀,大妈您家教真严哪!您让大叔哪疼他就哪疼啊。 [白云]没有,他,身体不舒服,你问我呗。 [小崔]我刚才看了您这书啊,第一章,就叫《回家》。说的就是上次做完节目回铁岭的时候,那场面,特别壮观吧? [白云]那怎么叫“特别”壮观呢?那是“相当”壮观哪!那家伙,那场面大的,那真是:锣鼓喧天,鞭炮齐鸣,红旗招展,人山人海,那…… [黑土]小崔我求求你,我把这玩意儿戴上吧! [白云](摘下耳机)我说的都是假的是不? [黑土]真的。 [白云]你听不下去是不? [黑土]能。 [白云]那你扣它干啥呀?! [黑土]胃疼。 [白云]咋这么烦人呢你说?崔,你接着问,啊。甭理他,没见过世面。 [小崔]我知道,其实大妈成了名人以后见世面挺多的,参加的活动很多吧? [白云]那是“相当”多。一天到晚,俺们就是到处演出,四处演讲,还给人剪彩。 [小崔]出场费也不少吧? [黑土]她八十,我四十。 [白云]都税后。 [小崔]那都给哪剪彩呀? [白云]都是,大中型企业。 [黑土]大煎饼铺子、铁匠炉啥的。 [白云]啊……俺们那圪垯有个挺老大个养鸡场,那都是我剪的。 [黑土]是,她剪完就禽流感了,第二天。当时,死了一万多只鸡,最后送她个外号,叫“一剪没(即一剪梅)”。 [白云]那不说话能憋死你不?能憋死你不?! [黑土]我能憋疯。 [白云]怎么那么烦人呢你说你这人…… [黑土]说点儿实话…… [白云]我不稀得说你那些事儿就拉倒了你,给你留着面子。(向小崔)我不稀得说他!你说就他吧,就好给人出去唱歌,你这嗓子能唱吗?那天呢,就上俺们敬老院给人家唱去,笼共底下坐着七个老头儿,他“嗷”一嗓子喊出来,昏过去六个。 [小崔]那不还有一个呢吗? [白云]还有一个是院长,拉着我手就不松开,那家伙可劲儿摇啊,“大姐呀,大哥这一嗓子太突然了,受不了哇,快让大哥回家吧,人家唱歌要钱,他唱歌要命啊!” [黑土]你好! [白云]怎么的。 [黑土]你得得瑟瑟还上精神病院给人讲演去了。 [白云]嗯。 [黑土]讲一天一宿。 [白云]怎么的,精神病都出院了。 [小崔]有效果。 [黑土]大夫疯了。 [白云]哪大夫疯了,我问你? [黑土]崔大夫就疯了。 [白云]哪崔大夫?! [黑土]就小崔大夫。 [白云]怎么说话那么不负责任呢你说你……崔啊,千万别吃心,他没说你。说话这么……这老年痴呆呢,出门儿忘吃药了你。崔,咱接着唠,唠文学方面的,省着他插嘴。怎么那么烦人呢你说你…… [小崔]那,那大妈,咱就还说说您这书? [白云]嗯。 [小崔]我听说您那个《月子Ⅱ》正在创作当中。 [白云]还有十万多字就截稿儿了。 [黑土]哎呀妈呀~~~~ [白云]怎么的?! [黑土]胃疼。 [白云]忍着!!(向小崔)你问!! [小崔](吓一跳)哎哟!(书掉地上) [白云]问吧,崔。你接着问。 [小崔]我听说,那个,读者特别期待? [白云]怎么说“特别”期待呢?那是“相当”期待呀!那家伙,那,看完《月子I》就想看《月子Ⅱ》,都搁那憋着呢。 [黑土]那,这话是真的。那憋得是“相当”难受啊!那村长啊,就上俺家就堵着门儿就告诉你:“别让你媳妇儿乱走了,赶紧写《月子Ⅱ》吧,村头厕所可没纸了。” [白云]小崔,我恳请你们中央电视台封杀我,走了,不录了。 [小崔]哎,大妈怎么又走了? [黑土]干啥呢? [小崔]别吵,别吵,又走了? [白云]你说干啥呀?你说我本来还想指着这节目再火一把呢,这家伙让你给扒得……都直播出去了,都看着呢! [小崔]没事儿,这节目收视率低。 [白云]低也不行啊,我白云大小也是个名人儿,走了。 [黑土]走吧!得瑟什么玩意儿你?!你白云什么名人儿,那就是个人名儿!你说你咋这样儿呢?!你这就,录完一回“实话实说”,你咋这就把你祸害成这样呢,啊?咱就是农村小老头儿小老太太,咱写啥书啊?小学还没毕业呢就写书啊!你看这家七天憋出六个字儿。 [白云]怎的? [黑土]都不爱说你,你就老老实实儿就得了呗。你这活得多累,你这样儿啊?你飘吧,你说不上哪天风大,把你这块儿云彩飘走了。 [白云]怎么的?你黑土有能耐也飘啊。 [黑土]我飘起来是沙尘暴。你走吧,啊。崔啊,对不起噢。 [小崔]没事儿。 [黑土]你大妈已经不是你六年前那大妈了,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。 [小崔]怎么听着那么别扭? [黑土]你别别扭。不剩最后一句了么,大爷给你录,好不好?你坐着吧,我说。 [白云]最后一句话我还想好了呢,还没说呢,我也说,怎么的? [黑土]你不走吗? [小崔](对观众)哎呀,你看哪,本来这节目收视率就低,你说要把这播出去,那收视率“相当”高了就。(对白云、黑土)哎,大叔大妈呀,我们这节目改了,结尾它不是每人一句话了,它是才艺表演。你看,二人转这扇子我都给你们准备好了,一人一把,这是您的。 [白云]我不要,都给他! [黑土]“作家”,不能要这玩意儿。 [小崔]才艺表演吗,您……您看我给你带个头儿,二人转的手绢儿。(鼓弄手绢) [黑土]你这才艺表演擦玻璃呢?这玩意儿它也不应该是那么个事儿。它应该是这么回事儿,这就接住,你看。(表演手绢) [小崔]嘿! [黑土]你看看,看看。这玩意儿吧,撇出去,接回来。 [小崔]嘿,好。哎,咱欢迎大叔给咱来一段二人转好不好啊? [黑土]我没带人儿。 [小崔]大妈在呢么。 [黑土]她不能唱。 [白云]也没人请我呀。 [小崔]请请。 [黑土]老蒯。(递扇子) [白云]小样儿。 [黑土]你干啥去啊? [白云]换衣服。 (表演二人转) [黑土]老伴儿啊! [白云]干啥? [黑土]快来呀! [白云]走着。 (唱) [白云]正月里来春花儿开啊。 [黑土]白云黑土来到了电视台呀。 [白云]说起了以往的事儿, [黑土]唠不到一块儿。 [白云]他说黑,我说白, [黑土]她装相,我拆台呀。 [白云]当着小崔抹不开啊, [黑土]实话不敢说出来呀。 [白云][黑土]嘚儿啦喂哟咿儿哟啊。 [小崔]本来都挺实在的, [黑土]为啥你出点小名儿, [白云][黑土]人就飘起来啊,嗯哎哎哎哟。 [白云]开水它不响, [黑土]响水它没开呀。 [小崔]捅破了窗户纸把嗑儿唠明白。 [白云]本本分分, [黑土]实实在在。 [白云]黑就是黑, [黑土]白就是白。 [小崔]黑白不能倒过来呀。 [白云][黑土]困了你就赶紧睡,睡好了你就醒过来吧。嘚儿啦喂哟咿儿哟啊,嘚儿啦喂哟咿儿哟啊。 [白云]祝愿大家, [白云][黑土]轻轻松松乐乐呵呵健健康康痛痛快快,奔向人生大舞台呀。嗯哎哎哎哟。 扩展资料 《小崔说事儿》是2006年CCTV春节联欢晚会小品,赵本山饰黑土、宋丹丹饰白云、崔永元饰小崔。这是赵本山小品“白云黑土系列”的第二个,是《昨天、今天、明天》的续集。 故事是围绕着白云、黑土从春节联欢晚会回去之后的生活开始写的,白云大妈显然比较虚荣,不愿意现在生活的不好,而黑土大叔则比较坦诚,两人出名之后从经济、生活、乃至感情都发生了变化,很多事情是大家所想象不到的。

小崔说事的台词
提示:

小崔说事的台词

是小品吗?




这是《昨天今天明天》的续集,故事是围绕着老头老太太从春节晚会回去之后的生活开始写的,老太太显然比较虚荣,不愿意现在生活的不好,而老头则比较坦诚,两人出名之后从经济、生活、乃至感情都发生了变化,很多事情是大家所想象不到的。
1.赵本山:被咱说过的人都不咋地,赵忠祥的《动物世界》也不让播了,倪萍不做主持人还改道了,崔永元也睡不着觉了。
2.赵本山:现在不说实话了,改成说事了
崔永元:咱们这个节目还是以说实话为主
宋丹丹:咱还是别说了吧,大家都看着呢
赵本山:没事,这个节目收视率低
3.崔永元:听说你们现在生活有些拮据?
赵本山:你说啥,借据?对,现在手上是有不少借据。
宋丹丹:人家说的是洁具,就是一上厕所哗哗流水的那个。
赵本山:那暂时还没有,现在就整两块板子搭在那呢。
崔永元:我说的是拮据,就是生活有点困难的意思。
4.崔永元:大妈,你就说说你们俩回去以后的生活吧。
宋丹丹:这些在我的新作品《月子2》中都有介绍。
5.赵本山:开始的时候还得别人剪剪彩来着
宋丹丹:剪啥彩呀,去了两次给我拿了两把剪刀回来,人家还没开始剪呢,他就把人家小姐的手给剪破了,哗哗淌血。
6.赵本山:我就琢磨我的狗从来没输过呀,差哪了呢?后来,那个人说,你看好了,这个剃了毛是狗,不剃毛是狮子!这个事情给我的触动特别大,我就想,不对呀,不剃毛是狮子,剃了毛也是狮子,我就是狮子,我会二人转呀,干吗不去唱呢?
版本2
崔永元:大娘你们是怎么来的啊(赵本山戴着耳机听不见谈话)?
宋丹丹:我们是乘坐专机来的。
崔永元:大娘你这衣服是貂皮的呀?
宋丹丹:什么眼神,不是貂皮,是貂绒。
崔永元:听说你的《月子》出版发行了,还进行了签售。
宋丹丹:是啊,签售的时候,人老多了,火了。
崔永元:听说你《月子2》也已经开始写了。
宋丹丹:差10万字就截稿了。
崔永元:大爷,你们是怎么来的啊(宋丹丹戴着耳机)?
赵本山:我们是坐王老二拉砖的车来的。
崔永元:听说大娘的貂绒大衣是你买的?
赵本山:啥呀,一天40块钱租的。
崔永元:听说大娘的《月子》很火,还进行了签售。
赵本山:可不咋地,出版了,现在全村厕所里都有这本书的影子,卖不出去,当手纸了。
(大爷大娘对峙)
宋丹丹:你咋实话实说呢,现在是《小崔说事》,说出去不丢人吗?
赵本山:为啥不实话实说,我发现这小子现在学的挺坏。(崔永元戴着耳机)
赵本山:怪不得你一天到晚睡不着觉,抑郁才好呢,省得在这整我们两口子。
版本3
宋:6年没见,听说你变抑郁了!

赵:现在不说实话了,改成说事了,他那张脸以前笑眼哭似的,现在是紧急急合。

崔:咱们这个节目还是以实话为主,说说你们俩回去以后的生活吧。

宋:这在我的新作品《月子2》中都有介绍。

宋:没心没肺的人睡眠质量都高。

赵(猛瞪):小心眼的人睡眠质量都高。

崔:您这身貂皮贵不贵?

宋:不贵,就4万来块,女人啊,对自己下手要狠点。

崔:听说您是搭专机来的?

赵:对,坐拖拉机来的。

崔:她的貂皮真4万啊?

赵:一天40,租的。

崔:签书那天情况怎样?

宋:相当热门,锣鼓喧天、红旗飘飘、人山人海。

赵:没签字售书,不是白送的吗?人家拿去左一层右一层地全糊强了,厕所里都是书当草纸。

崔:剪彩时的情况呢?

宋:相当热门,锣鼓喧天、红旗飘飘、人山人海。

赵:跑到养鸡场剪彩,剪完了就得禽流感了。死了一万只难,人家送她一外号叫“一剪没”。

宋:老年痴呆,出门忘吃药了。

崔:听说《月子2》也在创作中了,情况如何?

赵:人家乡长冲我说,赶紧跟你媳妇说快写《月子2》吧,要不村里的厕所就没纸用了。

宋(愤然离席):我走了,我要将你封杀,你把人家小崔的《实话实说》整没了,又想整这个节目,我还想借这个节目再火一把呢。“

崔:没事,反正这个节目收视率低。

白:我那书呢?
黑:我都按你那比划的,你不说全胡墙了吗?最后厕所还有看书啥的?
白:说了不让你啥实话都往外扔,你咋记不住呢?
黑:那你没办法,他那玩意儿给扣上了,这孩子学坏了你说你,我说他两句去,小崔啊
崔:哎
黑:你戴上
崔:啊
黑:你学坏了你呀,你这招太阴了你,你不怪睡不着觉,心眼儿太多了你,该,啊
崔:哎,谢谢啊
白:他们主持人都这样儿,这么的吧,从现在开始,你一声不许吱了,一声都不吭,听见没?记住没?说话呀
黑:你不不让说话吗?
白:跟你合作,太难了你说。这辈子没有过默契。崔呀,摘了吧
崔:哎
白:咱接着唠
崔:好,那我就再问大叔一个问题,啊?怎么了大叔?
白:他,胃疼。说你胃疼呢,这咋还下垂了呢?
黑:胃在哪儿呢?
崔:哎呀,大妈,你家教真严哪。你让大叔哪儿疼,他就哪儿疼啊
白:呵呵,胃疼,身体不舒服,你问我呗
崔:我刚才看了你的书啊,第一章就叫回家,说的就是上次做完节目回铁岭的时候,那场面特别壮观吧?
白:那怎么叫特别壮观呢?那是相……当……壮观哪!那家伙,那场面大的,那真是锣鼓煊天,编炮齐鸣,红旗招展,人山人海
黑:小崔我求求你,我把这玩意儿戴上吧
白:我说的都是假的是不?
黑:真的
白:你听不下去是不?
黑:能
白:那你扣他干啥呀?
黑:胃疼
白:这么烦人呢你说?崔,你接着问,不用理他,没有见过世面
崔:是。我知道其实大妈成了名人之后,见世面挺多的哈。参加的活动很多吧?
白:那是相……当……多,嘿嘿。一天到晚,俺们就是到处演出,四处演讲,还给人剪彩
崔:出场费也不少吧?
黑:她八十,我四十
白:都税后
崔:那都给哪儿剪彩啊?
白:都是大中型企业
黑:大煎饼铺子,铁匠炉子
白:哎哎,俺们那旮旯有个挺老大的养鸡场,那都是我剪的
黑:是,她剪完了就禽流感了第二天,当时死了一万多只鸡,最后送她个外号,叫:一剪没
白:不说话能憋死你吗?能憋死你不?
黑:能憋疯
白:怎么那么烦人呢,你说你这人,我不稀得说你那些事儿就拉到了你给你留着面子,我不稀得说他。你说就他吧,就好给人出去唱歌,你这嗓子能唱吗?那天呢,就上俺们敬老院去

急需赵本山小品〈小九老乐〉台词
提示:

急需赵本山小品〈小九老乐〉台词

2005春节晚会小品《功夫》台词(完全精品版)
赵本山: 听说他,不当厨师改防忽悠热线了,竟感扬言再不上当受骗了,残酷的现实以直逼我心理防线了,今年我要不卖他点儿啥,承诺三年的话题我就没法跟观众兑现了!
蔡维利: 师傅,咱进去吧。
赵本山: 别着急,先拨个骚扰电话!
范伟: 您好,这里是见你,见你,一眼会一眼防忽悠咨询热线,我是自身上当者老范,凭借多年上当经验,对你是否被忽悠了做出明确判断。~~~有人卖拐请按1,有人卖车请按2,有人出脑筋急转弯儿请按3,有人卖担架直接拨110!
赵本山: 你好!
范伟: 你好!
赵本山: 请问您是范师傅吧?
范伟: 啊~你是哪位?
赵本山: 我是~~~有一个问题想直接咨询你老一下。
范伟: 啊,你说!
赵本山: 我们家有头老母猪啊,黑地儿白花的,早晨起来打开圈门以每小时80迈的速度向前疯跑,咣当撞树上死了!
范伟: 撞死了?这个猪的视力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?
赵本山: 俩眼睛都是1.5的!
范伟: 会不会有什么心理疾病啊?
赵本山: 心理可健康了呢!
范伟: 那怎么会撞死呢?
赵本山: 因为那头猪不会脑筋急转弯呗!
范伟: 我说你这个人不讲究啊,你不按套路出牌啊,出脑筋急转弯你得按3啊。既然这样的话我也咨询个问题!
赵本山: 你说!
范伟: 过年了,我们家什么年货也没买,就剩下一头猪和一头驴,你说我是先杀猪呢,还是先杀驴呢?
赵本山: 那你先杀~~给你们俩个机会!
蔡维利: 驴肉好吃!先杀驴!
赵本山: 先杀驴!
范伟: 恭喜你答对啦,猪也是这么想的! ~~~小样儿,~~~~哼!
赵本山: 悲哀,真让我替你感到悲哀,眼看就要独闯江湖了,这怎么能让我放心的下?
王晓虎: 师傅,先杀猪好了!
赵本山: 那驴也是这么想的!我告诉你,就这个问题你先杀谁都不好使!我为什么没回答呢,就因为我考虑他是有问题的!~~诶呀,看到没? 他已经从当年的一根颈,现在成长到两头犊了!
蔡维利: 师傅,他太厉害了,我看咱回去吧!
赵本山: 不行,卖拐把他忽悠瘸了,卖车把他忽悠嗫了,在10分钟之内不把他摆平,我就没法跟你俩当教师爷了!
蔡维利、王晓虎:师傅领进门,忽悠在个人!
赵本山: 好,看我的眼色行事,进去! 美了他了,看看,呀哈,还跑了,往哪跑!
蔡维利: 请问范厨师在吗?
范伟: 诶,哪位?你们咨询~~~诶呀 诶呀 诶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,这是什么造型啊,挺别致啊,非常六加七啊,这当年赤叉风云的大忽悠,怎么落到这步天地了,苍天啊,大地啊,这是哪位天使大姐替我出的这口气啊。猪撞树上了,你撞猪上了吧,追尾是不是啊!咋又改3了呢?
赵本山: 三年了,我都想死你了!
范伟: 忽悠!
赵本山: 我是向你忏悔来了!
范伟: 接着忽悠!
赵本山: 有我徒弟做证!
蔡维利、王晓虎: 恩!
范伟: 组团忽悠我来了啊,不好使了大忽悠,只要我们这些善良的人对你提高警惕,你还会什么?啊?不就会几个脑筋急转弯吗!地上1个猴,树上7个猴,既是两个猴,又是8个猴!
赵本山: 也可能三个猴,还可能9个猴!
范伟: 怎么又变了呢?
赵本山: 怀孕一个猴!
范伟: 有意思吗?
赵本山: 没意思,我不是给你出脑筋急转弯那个初级阶段了,我是向你赔礼道歉来了!三年了,在这个世界上最对不起的人就是范厨师,多么好的人,我常跟你们说,你说我忽悠他干啥?多么忠厚老实!你打我两下,你下不去手,你骂我两句,你张不开嘴,这样,反正你原谅我也来了,不原谅我也来了,原谅不原谅我都带着诚意铺面而来地!
范伟: 呀呀呀呀呀呀,还铺面呢!
赵本山: 把我搀起!
范伟: 呀 呀 能站起来啊 没啥病啊 诶呀呀呀呀 走两步 走两步 诶诶诶诶 额人是不是? 大伙都看着呢啊,出现什么意外跟我没关系啊!你老整这个悬的愣干啥,你赶紧站起来啊!有什么事你赶紧说好不好?


赵本山: 你想听吗?
范伟: 我想听!
赵本山: 听完你信吗?
范伟: 你只要站起来我就信!
赵本山: 你撤吧,我能站起来!
范伟: 说啊!
赵本山: 说来话长啊,记得那是2003年的第一场雪,比2002年来的稍晚一些!
范伟: 你整歌词干啥啊!有什么话,直接说!
赵本山: 我不跟你玩虚的了,今天我就向你道歉来了,上货! 眼熟吗?
范伟: 这就是你忽悠我那几百块钱?
赵本山: 分文没动!
范伟: 这是那块表?
赵本山: 带在我手上就没走过字!
范伟: 大哥!!~~
赵本山: 我们俩的恩怨应该了结了吧,还有它,这几年耽误我们俩之间感情的就是这个罪魁祸首轮椅,今天我必须当这你的面把它砸碎!
王晓虎: 师傅不能砸啊!
蔡维利: 师傅这轮椅是你老哥俩重归于好的见证啊!
赵本山: 不要乱说, 我 , 你不能拦我!
范伟: 大哥,要砸你就砸我吧,大哥你太有诚意了,孩子们说的对!它不仅是我们重归于好的见证,还是我以后避免上当的警钟,我收藏了!
赵本山: 不行,孩子们花钱给我做的你怎么能收藏呢?
范伟: 花多少钱我给啊!
赵本山: 花多少钱啊?
蔡维利: 两千!
范伟: 我出两千!
赵本山: 我给两千五!
范伟: 我三千!
赵本山: 我三千五!
范伟: 我四千!
赵本山: 我五千!
范伟: 成交!
赵本山: 给范厨师装上。
范伟: 你喊的五千,我落得锤,成交!
赵本山: 不对!你记错了,怎么喊的?
蔡维利: 我听是范厨师喊的啊!
王晓虎: 不对!是师傅喊的!
范伟: 你看看!
赵本山: 乱了,乱了啊!这样啊,谁喊的不要紧!你看咱们缕一缕啊,谁先喊的?
范伟: 我先喊的!
赵本山: 你喊多少?
范伟: 我两千!
赵本山: 我2500!
范伟: 3000!
赵本山: 3500!
范伟: 4000!
赵本山: 4500!
范伟: 5000!
赵本山: 你看看!
范伟: 不对,我自己缕一缕啊!
赵本山: 那你自己乱了!
范伟: 你别说,2000 2500 3000 3500 4000 4500 5000!
赵本山: 对啊!
范伟: 诶呀,
王晓虎: 我记错了,是师傅喊的!
范伟: 不对,不对啊大哥,我喊的4000,你直接喊的5000对不对? 对不对?
观众: 对!!~~~~~~~~~~
赵本山: 这样啊,乱了啊,既然咱哥俩呢,你同意收藏,咱们重喊一次,听明白这5000到底是谁喊的?那个!~~起价多少?
蔡维利: 2000!
范伟: 我2000!
赵本山: 成交! 这回不乱了!
范伟: 不是,你不往上叫了啊?
赵本山: 对,我怕喊乱了!
范伟: 啊! 别动啊,这轮椅是我的了!
赵本山: 我跟你说老弟,按理来说不应该跟你要钱,你还死要面子,你应该管人要,但是~~
范伟: 但是给你我就上当了!
赵本山: 我跟你说,刚开始我就没想~~
范伟: 诶 诶 诶 改抢了是不是?
赵本山: 你理解错了!
范伟: 你别装了,从你一进屋,你分别用了苦肉计,遇擒故众计,师徒配合砸车计,犀利糊涂突然落锤计,我只用了一计!
赵本山: 将计就计!
范伟: 送你一计!
赵本山: 走为上计!
范伟: 不送!
赵本山: 失败了,知道因为啥失败吗?他一个厨师不看菜谱看起兵法了,撤!
蔡维利、王晓虎:师傅!!!~~~~~~~~~
赵本山: 干啥玩意儿啊,跪哪去了,我在这呢!
王晓虎: 师傅,太对不起了,你那忽悠智商太底了,跟你也学不着啥玩意儿!
蔡维利: 你该干啥就赶紧走吧,一会都赶不上二路汽车了都!
赵本山: 悲哀!
蔡维利、王晓虎: 师傅在上,受徒儿一拜!
赵本山: 诶呀吗呀,呀呀呀呀!这个世界太疯狂了,耗子都给猫当伴娘了!我的妈呀!
蔡维利、王晓虎: 师傅,请收下我们吧!
范伟: 诶 诶 诶 孩子们,书还无涯,回头是岸,学好就好啊,过年了给你们包红包去,啊,包红包啊!
赵本山: 这钱你们能要吗?我上个月没给你俩发工资吗?悲哀,的确悲哀啊!
范伟: 来吧,一人一个,拿好啊!
蔡维利、王晓虎: 谢师傅!
蔡维利、王晓虎: 师傅,拿下!
赵本山: 哈哈哈,反歼计!
范伟: 诶呀,防不胜防啊!可是大忽悠我不服你啊,你忽悠来忽悠去我做的不还是轮椅吗?
赵本山: 你想要啥?
范伟: 你的承诺呢?你的担架呢?
赵本山: 自己开发!
范伟: 诶!
赵本山: 这就是为你定做的,如果短还可以加长!
范伟: 诶呀,为了我你是煞费苦心啊,多亏我计高一筹,打开红包!
赵本山: 恩?
范伟: 过年啦,送你们一副对联:“拐一年摇一年缘分啊,吃一堑长一智谢谢啊!”
赵本山: 我再给你补个横批吧:“自学成才”!

拜年

赵本山: 拽啥呀?
高秀敏: 你乍这么慢呢?
赵本山: 乍快呀,我还会飞呀?
高秀敏: 你乍不知道着急呢?咱家那鱼塘快到期了,那乡长小舅子急了,他要承包,这么大事儿咱不找乡长说说能行么?
赵本山: 既然到期了说也没用!
高秀敏: 咱最后再争取争取呗!
赵本山: 你争取你这大过年你也太抠了,就带俩王八,丢人。

高秀敏: 要说依着我呀这俩完应都不拿了。

赵本山: 那拿啥呀?

高秀敏: 现在是不时兴送礼了,都讲究用感情沟通。

赵本山: 乍沟啊?
高秀敏: 用语言,说好听的呗。

赵本山: 完了,你让我玩鱼塘行,让我玩语言好有一比呀,

高秀敏: 比啥呀?

赵本山: 瞎么杵子上南极根本找不着北,脑血栓练下叉根本劈不开腿,大马猴穿旗袍根本就看不出美,你让潘长江去吻郑海霞,根本就够不着嘴。

高秀敏: 我说你呀你呀,一整这没用的你一套一套的,老头子你听我的,进屋咱先别着忙说事,猛劲给他戴高帽,多说几句拜年嗑,只要乡长心一乐,保证沟通的差不多。

赵本山: 戴高帽人就给你乐?
高秀敏: 那咋的,别说他乡长啊,就是大总统给他戴高帽他都乐啊,戴高乐么!

赵本山: 哦~

高秀敏: 敲门

赵本山: 哎呀我就怕见领导~~~

高秀敏: 你记住了,进屋先别着忙说事,看我的眼色行事。

赵本山: 恩~你敲吧~

范 伟: 哎呦,回来啦~~~~你是??

高秀敏: 我是你老姑,

范 伟: 老姑?

高秀敏: 啊,咱俩原来一个堡子的,父老乡亲,小米饭把你养大,胡子里长满故事,想没想起来?

范 伟: 你是那家来的?

高秀敏: 东头老高家,把门第一家,三间大瓦房,我爹高满堂。

赵本山: 外号高大毛子!

范 伟: 哎呦~这个是?

高秀敏: 他呀,是我老头儿。

赵本山: 高大毛子是我姑爷,不是,我是他爹的老丈人,不对,他爹是我岳父,我们俩原配。

高秀敏: 乡长啊,要是在我这儿论那你还得管他叫老姑父呐!快来认识认识啊。

赵本山: 老姑父~过年好~

高秀敏: 反了,他管你叫老姑父。

赵本山: 哈哈

高秀敏: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范 伟: 哈哈

赵本山: 让进了吗?

范 伟: 这老头???

高秀敏: 乡长你进来吧,还在外头干啥呀?
范 伟: 这也不是到谁家了?

赵本山: 你坐啊!

范 伟: 哦

高秀敏: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赵本山: 哈哈哈

高秀敏: 乡长你想起来没?

范 伟: 哎呦我还是没想起来。

高秀敏: 你上中学走那天我还去送你了么,临别时送你上路,你回头跟乡亲们一摆手,当时老姑的心呐,默默无语两眼泪。

赵本山: 耳边响起驼铃声吗!

高秀敏: 这回想没想起来?

范 伟: 阿~这歌词我倒是想起来了~可是你还是没想起来。

高秀敏: 也难怪你想不起来,你说你上中学走那年那,我30多岁,今年我50。

赵本山: 我56。

高秀敏: 谁问你了?

赵本山: 你问不问我也56,属鸡的~

高秀敏: 你说要说这人那,没处看去,20来年没见面,你说你当乡长了,上那说理去?

范 伟: 我这个乡长当的还没处说理了?

赵本山: 说那叫啥话呀?范乡长就是天生当官材料,乡长你忘没?选你那年当乡长我是村里代表么

范 伟: 啊是是是,

赵本山: 那年我记得是7月份连雨天呐,那家伙从早上下一直下到中午哇哇的,就听咔嚓一个大雷,范乡长诞生了
范 伟: 不是你的意思我是那雷劈出来的?

高秀敏: 哎呀乡长他可不是那个意思,他那意思是说呀:霹雷一声震天响,来了小范当乡长,领导农友闹革命~


“各位观众,大家好!现在您收看的是中央电视台过时栏目《胡话胡说》,我是节目主持人小崔!今天呢,有幸为大家请来了成名已久的两位老人—蓝天大叔和白云大妈。下面就请上两位老人,大家欢迎。(斗牛士曲响起�闭饩褪峭�狭鞔�拇和怼巴庑埂毙∑返目�“住?
&
nbsp; 在崔永元的介绍中,由赵本山与宋丹丹扮演的“蓝天”“白云”夫妇俩扭着探戈上场,向观众们讲述这对老夫妻在2006年的生活变化以及社会大事。今年发生在娱乐圈的一些焦点事件也成了这三人“唠嗑”的重点。”

赵本山:“各位领导、同志们,大家好,0606不得了,刘翔破记录,打败外国佬,姚明独步篮坛,打球学会用脑,神舟六号上天,全靠技术精巧。人民勤劳致富,不用担心温饱。国家富强崛起,全靠党的领导。综观世界大势,中国发展最好!”

崔永元:“现在社会上,第一你不能信广告,第二你不能信天气预报,第三你不能信娱乐报道。”

赵本山:还别说小崔,你不知道,你大妈每天就盯着那电视,报纸上的娱乐报道。可爱看了。

宋丹丹:“继赵忠祥之后,我就一直想找个人填补我心中空缺的偶像位置。”

赵本山:“你说这娱乐圈,昨天谁谁打骂记者耍大牌了,今天谁谁整容了、怀孕了……你说,小崔,咱中国的女导演咋就那么少呢?”

宋丹丹:“继赵忠祥之后,我又喜欢上了解说足球的黄健翔。”

崔永元:“还都是祥(翔)字辈的。没看出来,大妈还挺喜欢追星的啊?”

宋丹丹:“可听说黄健翔自从喜欢上那个超女以后,就和他老婆离婚了,孩子也不要了。”

崔永元:“对,后来还在世界杯上弄了一个解说门事件。”

宋丹丹:“回来以后就不解说足球了,改去德云社说相声了。”

崔永元:“据报道他在央视辞职了。”

赵本山:“说是潜心写本书。书名都定好了,叫《在世界杯上我为什么那样说》。”

崔永元:就是那个,“点球!点球!格罗索立功了,伟大的意大利万岁!伟大的意大利左后卫万岁!在这个时候,左后卫灵魂附体,马尔蒂尼……”

宋丹丹:“对,对,就那段,那天半夜我和你大叔看了,他那一段嚎叫,把我孙子都吓醒了。”

赵本山:“那天晚上汽车报警器都坏了一堆。”


说事

[白云]:你别吃了。你说你这么会儿工夫你吃三盒儿了,你整得人家演播大厅到处都韭菜味儿,不爱跟你出来,你说,你这档次太低了。
唉!你记住啊,待会儿录节目的时候,你少说话,听着没?你别像搁铁岭台似的,啥实话都往外嘞,那多丢人哪,啊。 你就看我对付他,行不?别吱声,行不?乖,啊。
唉!你说这小崔咋还不来呢?太不拿人当腕儿了!搁铁岭台人家等咱俩小时,这中央台得瑟的你说,这玩意……
[崔永元]哎呀!对不起大家,对不起啊,来晚了,对不起。昨天晚上,没睡好觉,你知道吗。哎哟!大妈大叔都来了!
[白云] 来了。
[崔永元]您好啊,大妈。
[白云]啊,你好。
[崔永元]您好,大叔……
[白云]哎呀,你赶紧开始吧,啊,俺们底下还两栏目儿呢,啊,这都,出来一趟,这北京台、天津台,这都得给点儿面子。赶紧说你那开场白吧。快开始吧,啊。
[崔永元]比我还熟呢。各位朋友,欢迎收看“小崔说事”……
[黑土]嗝!
[崔永元]六年前,我采访过一对儿来自东北的老夫老妻,那……
[黑土]嗝!
[崔永元]六年过去了,他们有什么变化呢?今……
[黑土]嗝!
[崔永元]我今……我
[黑土]好了。
[白云]戗风了,你接着吧,说你的。
[崔永元]哎,我都不知道我说什么好了我都。
[白云]你说你这主持人当得,你这应变能力太差了,几个嗝儿就把你给打蒙了。这么的吧,你坐下,我先采访你几句儿。
[崔永元]行。
[白云]怎么的小崔,六年没见,听说你抑郁了?
[崔永元]这事儿都传铁岭去了?
[白云]好点儿没?
[崔永元]好多了!
[白云]你就别装了,你搁你大叔大妈这你装啥玩意儿你这?都写你脸上了。
[黑土]是啊,过去你那张脸就哭笑不得的,现在跟紧急集合的似的。
[崔永元]他们铁岭还这么夸人呢。自:
[白云]拿礼物,过节了,给你带个纪念品,你这小辈儿的你说……(黑土拿出饭盒)啥玩意儿这是,真是的你这人儿……(黑土拿出书)相当有纪念意义。
[崔永元]哎哟,大妈这《月子》都出版了。
[白云]看扉页。
[崔永元]哎。
[白云]扉页。
[崔永元]“谨以此书送给闹心的小崔,愿你看完此书……一觉不醒,白云大妈雅正。”谢谢!
[白云]还有呢!还有呢!你拿……你给。(黑土拿出手绢)
[崔永元]哎哟,大叔!这不是那二人转的手绢吗?
[黑土]看扉面儿。
[崔永元]“转一转,摇一摇,天天锻炼准睡着,黑土雅正。”谢谢大叔大妈,你看还给我带礼物,谢谢您。
[黑土]好几年没见了,你大妈就合计你说带点啥好给孩子……(看白云,回自己座位)
[白云]哎呀,俺们呀,就是揪心你这没有觉啊。
[崔永元]哎呀,大叔大妈还关心我这睡觉问题哈。你们二老睡眠质量怎么样?
[黑土]我沾枕头就着,呼呼的。
[白云]没心没肺的人睡眠质量都高。
[崔永元]是啊,像我这小心眼儿的才睡不着呢。
[白云]没说你。
[崔永元]啊,大叔啊,您这六年快乐吗?
[黑土]快乐!我天天唱二人转,跟十来个老娘们……(白云瞪黑土)
[白云]他搞他的民间艺术,我整我的出版物。生活上俺们互相关心,事业上互相帮助,怎么跟你形容呢……
[黑土]凑合过呗,还能离咋的?
[崔永元]其实啊,我都听说了,大叔大妈感情上出了些问题。
[白云]绯闻,绝对的绯闻,没有新闻的领导不叫领导,没有绯闻的名人那算不得名人,做人难,做女人难…… [黑土]做一个名老女人……难
[崔永元]大家都看到了吧,这大叔是一肚子实话说不出来啊,幸亏我还准备了一招。哎,咱换个方式,大叔大妈。我问大叔的时候大妈把这耳机戴上,问大妈的时候呢,大叔把这耳机戴上。好不好?听听音乐,放松放松。
[白云]给他扣上。
[崔永元]来,戴上。
[黑土](戴上)哎呀呀(摘下),这声儿太大了!
[白云]叫你扣上你扣上,你咋那么多话呢?嘿嘿,问吧,崔。
[崔永元]哎,大妈,你们这次到北京时怎么来的?
[白云]俺们……搭专机来的。
[崔永元]那太贵了,那我们报不起。
[白云]不用报,都小钱儿,现在,有钱,瞅这穿的,相当有钱,嘿,太有钱了,哎呀,这都是挺贵呀……
[崔永元]您这是貂皮!
[白云]错!貂绒。
[崔永元]特别贵吧?
[白云]不贵,四万。
[崔永元]四万还不贵啊?大妈真舍得给自己花钱!
[白云]女人嘛,对自己下手就要狠一点儿。
[崔永元]那我再问问大叔?
[白云]行。
[崔永元]您听听音乐。
(摘下黑土耳机)
[白云]问你了,该你了。
[黑土]这声儿挺大的。
[崔永元]大叔啊,听说你们这次到北京是搭专机来的?
[黑土]啊,是搭拉砖拖拉机过来的。
[崔永元]那得多冷啊。
[黑土]穿得多啊,这都扛风,你看她这衣服。
[崔永元]大妈这衣服挺贵的吧?
[黑土]老贵了!四十一天租的。
[崔永元]租的?怎么样?有效果吧?还得这么问。啊,我再问问大妈。您听听音乐。
[白云]这底下咋都笑呢?我看这里有事儿,你看我点儿手势。
[黑土]明白。
[白云]你问吧,崔。
[崔永元]大妈,咱说说您这书吧。
[白云]书啊?
[崔永元]嗯。
[白云]说书那可有的说了。那,从哪儿说起呢?
[崔永元]就从,签字售书说起吧。
[白云]签字售书啊?
[崔永元]啊。
[白云]签字售书那天那家伙那场面那是相当大呀!那真是:锣鼓喧天,鞭炮齐鸣,红旗招展,人山人海呀。那把我挤桌子底下去了,那一摞儿书都倒了。
[崔永元]噢。那我再问问大叔?
[白云]行。问你,我那书、书。
[崔永元]啊,大叔啊,大叔啊,大妈签字售书那天,您也在现场吧?
[黑土]没签字售书啊。
[崔永元]没有吗?
[黑土]全白送的么!
[崔永元]那,大妈刚才说“人山人海”?
[黑土]哎呀妈,一听说白送的全乡都去取书去了,回去全糊墙了,那家,是左一层右一层,左一层右一层,后来,上厕所一看,还有这么厚一摞儿书呢。(二老击掌)
[崔永元]大妈,把耳机给我吧。
[白云]智商相当高。
[黑土]对。
[崔永元]是这么回事啊,刚才呀,我问大叔大妈问的是同样的问题。
[白云]是!
[崔永元]可是你们俩回答呀……
[白云]嗯。
[崔永元]一点儿不一样。啊,我戴上耳机听听音乐,你们自己对一对啊。
[白云]不,怎么的,你怎么说的?咱怎么来的?
[黑土]坐拖拉机过来的。
[白云]我这衣服呢?
[黑土]四十一天租的。
[白云]我那书呢?
[黑土]我都按你那比划的,你不说全糊墙了吗,最后厕所还有看书啥的。
[白云]说了不让你啥实话都往外嘞,你咋记不住呢?
[黑土]那你没办法,他那玩意儿给扣住了。这孩子学坏了呢!我说他两句儿去。小崔呀。
(崔永元摘耳机)
[黑土]你戴上。(竖拇指)你学坏了你呀,你这招儿太阴了!你不怪睡不着觉,心眼儿太多了你,该,啊!
[崔永元]啊,谢谢啊!
[白云]他们主持人都这样儿!这么的吧,从现在开始你一声儿不许吱,一声儿都不吭,听见没,记住没?说话呀!
[黑土]你不不让说话吗?!
[白云]跟你合作太难了,你说,这辈子没有过默契!崔呀,摘了吧。
[崔永元]哎(摘耳机)。
[白云]咱接着唠。
[崔永元]好!那我就,再问大叔一个问题。
(黑土向崔永元示意不能说话)
[崔永元]啊?
[白云]嗯?
[崔永元]啊,怎么了大叔啊?(黑土捂着嘴)
[白云]啊,他胃疼。说你胃疼呢。
(黑土捂肚子)
[白云]这咋还下垂了呢?
[黑土](捂着胃)胃在哪儿呢?
[崔永元]啊呀,大妈您家教真严哪!您让大叔哪疼他就哪疼啊。
[白云]没有,他,身体不舒服,你问我呗。
[崔永元]我刚才看了您这书啊,第一章,就叫《回家》。说的就是上次做完节目回铁岭的时候,那场面,特别壮观吧?
[白云]那怎么叫“特别”壮观呢?那是“相当”壮观哪!那家伙,那场面大的,那真是:锣鼓喧天,鞭炮齐鸣,红旗招展,人山人海,那……
[黑土]小崔我求求你,我把这玩意儿戴上吧!
[白云](摘下耳机)我说的都是假的是不?
[黑土]真的。
[白云]你听不下去是不?
[黑土]能。
[白云]那你扣它干啥呀?!
[黑土]胃疼。
[白云]咋这么烦人呢你说?崔,你接着问,啊。甭理他,没见过世面。
[崔永元]我知道,其实大妈成了名人以后见世面挺多的,参加的活动很多吧?
[白云]那是“相当”多。一天到晚,俺们就是到处演出,四处演讲,还给人剪彩。
[崔永元]出场费也不少吧?
[黑土]她八十,我四十。
[白云]都税后。
[崔永元]那都给哪剪彩呀?
[白云]都是,大中型企业。
[黑土]大煎饼铺子、铁匠炉啥的。
[白云]啊……俺们那圪垯有个挺老大个养鸡场,那都是我剪的。
[黑土]是,她剪完就禽流感了,第二天。当时,死了一万多只鸡,最后送她个外号,叫“一剪没”。
[白云]那不说话能憋死你不?能憋死你不?!
[黑土]我能憋疯。
[白云]怎么那么烦人呢你说你这人……
[黑土]说点儿实话……
[白云]我不稀得说你那些事儿就拉倒了你,给你留着面子。(向崔永元)我不稀得说他!你说就他吧,就好给人出去唱歌,你这嗓子能唱吗?那天呢,就上俺们敬老院给人家唱去,拢共底下坐着七个老头儿,他“嗷”一嗓子喊出来,昏过去六个。
[崔永元]那不还有一个呢吗?
[白云]还有一个是院长,拉着我手就不松开,那家伙可劲儿摇啊,“大姐呀,大哥这一嗓子太突然了,受不了哇,快让大哥回家吧,人家唱歌要钱,他唱歌要命啊!”
[黑土]你好!你得得瑟瑟还上精神病院给人讲演去了。
[白云]嗯。
[黑土]讲一天一宿。
[白云]怎么的,精神病都出院了。
[崔永元]有效果。
[黑土]大夫疯了。
[白云]哪大夫疯了,我问你?
[黑土]崔大夫就疯了。
[白云]哪崔大夫?!
[黑土]就小崔大夫。
[白云]怎么说话那么不负责任呢你说你……崔啊,千万别吃心,他没说你。说话这么……这老年痴呆呢,出门儿忘吃药了你。崔,咱接着唠,唠文学方面的,省着他插嘴。怎么那么烦人呢你说你……
崔永元]那,那大妈,咱就还说说您这书?
[白云]嗯。
[崔永元]我听说您那个《月子Ⅱ》正在创作当中。
[白云]还有十万多字就截稿儿了。
[黑土]哎呀妈呀~~~~
[白云]怎么的?!
[黑土]胃疼。
[白云]忍着!!(向崔永元)你问!!
[崔永元]哎哟!(书掉地上)
[白云]问吧,崔。你接着问。
[崔永元]我听说,那个,读者特别期待?
[白云]怎么说“特别”期待呢?那是“相当”期待呀!那家伙,那,看完《月子I》就想看《月子Ⅱ》,都搁那憋着呢。
[黑土]那,这话是真的。那憋得是“相当”难受啊!那村长啊,就上俺家就堵着门儿就告诉你:“别让你媳妇儿遥哪乱走了,赶紧写《月子Ⅱ》吧,村头厕所可没纸了。”
[白云]小崔,我恳请你们中央电视台封杀我,走了,不录了。
[崔永元]哎,大妈怎么又走了?
[黑土]干啥呢?